當前位置:首頁>>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前置程序有待明確
時間:2021-07-14  作者:常麗 劉敬文  新聞來源:檢察日報 【字號: | |

  自刑法修正案(八)增設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以來,惡意欠薪行為得到有力遏制。但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的前置程序在申請主體、適用范圍、責令支持期限等方面存在一定的不足,給司法實務帶來困惑。2020年5月1日,國務院《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下稱《條例》)正式生效實施?!稐l例》從拖欠農民工工資的清償責任主體、建設領域工程款拖欠導致欠薪的預防、建設領域用工及工資支付規范等方面作了詳盡的規定,為完善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前置程序提供了法律基礎。筆者認為,《條例》的出臺,對完善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前置程序提供了三種途徑:

  一是適當放寬前置程序的申請主體,發揮工會的法律援助作用。責令支付程序的申請主體僅限于受害勞動者本人,不利于勞動者合法權益的保護。在司法實踐中,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高發于工程建筑領域,作為侵害對象的農民工因知識水平較低、工作時間緊張、法律意識淡薄等原因,維權成本較高。為解決這一問題,可以擴大責令支付的申請主體范圍,而工會基于《條例》的支持及其自身的工作機制,能夠較好地承擔起這一責任?!稐l例》第8條規定,“工會、共產主義青年團、婦女聯合會、殘疾人聯合會等組織按照職責依法維護農民工獲得工資的權利”,在有關監督檢查這一大類的第51條又規定,“工會依法維護農民工工資權益,對用人單位工資支付情況進行監督;發現拖欠農民工工資的,可以要求用人單位改正,拒不改正的,可以請求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行政部門和其他有關部門依法處理”。從《條例》的立法意圖上來看,是將工會作為以農民工為代表的勞動者的法律“代理人”,在充分發揮工會原有職能基礎上,賦予了新的法律權限,為工會在拒不支付勞動報酬案件中積極維護農民工權益提供了法律依據,為完善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的前置程序提供了“工會選項”。

  工會基于維護工人、農民工合法權益的職能,一直與人社部門勞動監察大隊等政府行政部門具有較為順暢的工作對接。特別是近年來,工會推廣農民工建會入會,推進農民工工會會員實名制,能較好地與《條例》第28條有關“施工總承包單位或者分包單位應當依法與所招用的農民工訂立勞動合同并進行用工實名登記”相銜接。因此,賦予工會代為申請責令支付的權限,無論是從法律層面還是實操層面都是可行的。

  二是擴大前置程序的適用范圍,將法院的支付令視為前置程序?!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拒不支付勞動報酬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下稱《解釋》)雖然細化了政府有關部門的定義,但刑法上仍只是將政府的行政行為作為前置程序?!稐l例》第10條規定,“被拖欠工資的農民工有權依法投訴,或者申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和提起訴訟”,筆者認為《條例》這樣規定,從一定程度上意在擴展被欠薪者的權利救濟范圍。勞動合同法第30條第2款規定,“用人單位拖欠或者未足額支付勞動報酬的,勞動者可以依法向當地人民法院申請支付令,人民法院應當依法發出支付令?!逼淞⒎ǔ踔跃褪菫榱耸狗蠗l件的勞動者不需要經過勞動爭議仲裁程序,就能及時、快捷地取得勞動報酬。由此可見,法院支付令的設置本身就是為了給勞動者提供更加便捷的維權方式,且拒不履行支付令的行為侵害的法益與拒不履行政府責令侵害的法益是一致的,因此可以探索將法院的支付令納入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前置程序的范圍。

  三是明確工程建筑領域責令支付的期限。目前法律對責令支付的期限并沒有具體規定,主要是基于該罪名涉及行業廣泛、各地經濟發展不平衡的實際考慮。隨著《條例》的實施,筆者認為可以對工程建筑領域責令支付的期限予以明確?!稐l例》第24條規定,“建設單位與施工總承包單位依法訂立書面工程施工合同,應當約定工程款計量周期、工程款進度結算辦法以及人工費用撥付周期,并按照保障農民工工資按時足額支付的要求約定人工費用。人工費用撥付周期不得超過1個月”;第26條規定,“施工總承包單位應當按照有關規定開設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專項用于支付該工程建設項目農民工工資”。一方面工程建筑領域需要開設專門賬戶,這就使得工資撥付情況有據可查,另一方面又規定了明確的撥付周期,基于這兩點便可探索明確工程建筑領域責令支付期限,同時,限于企業地域不一、社會信譽評價不同等因素,可從省級司法層面先期作出探索。

  需要指出的是,在加大對惡意欠薪行為打擊力度的同時,也應充分考慮企業因資金周轉問題造成的困難型欠薪情形,在是否入罪的把握上保持審慎態度,充分發揮檢察機關在服務保障民營經濟健康發展過程中的職能,實現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ㄗ髡邌挝唬汉颖笔嬷菔腥嗣駲z察院、滄州市渤海新區人民檢察院)

免费看的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