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業務
內丘縣院:風雨過后,逐夢前行
時間:2021-11-05  作者:張立權  新聞來源:檢察日報 【字號: | |
  
檢察官開展心理輔導。

  “小軍(化名)最近表現得怎么樣?去學校了嗎?”“去了。最近他表現挺好的,在學校也很開心,還當上了班干部。我和爸爸都很欣慰,真的太感謝你們了……”這是河北省內丘縣檢察院檢察官與小軍姐姐的一段對話。

  小軍是內丘縣檢察院辦理的一起尋釁滋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在辦案過程中,檢察官依法啟動未成年人心理干預和疏導機制,聯合社會力量對小軍有針對性地開展心理疏導。最終,這個少年擺脫了原生家庭帶來的影響,慢慢回歸正常的生活和學習。

  遭遇家庭變故,少年叛逆惹事

  小軍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父親是長途貨車司機,負責掙錢養家,母親則在家照顧他和姐姐的生活,一家人其樂融融。然而,在2019年春天的一個周末,父親騎摩托車帶母親外出,回家途中遭遇車禍。母親因車禍喪生,父親也失去一條腿并意志消沉。當時,小軍即將參加中考,學業壓力加上重大家庭變故,導致小軍開始叛逆、成績下降。父親看到小軍的表現后,失望至極,幾度想放棄管教。

  家里經濟緊張,但小軍想要花錢的地方不少。2020年9月20日晚,小軍謊稱自己找到了被害人小蘇(化名)丟失的手機,將小蘇騙至內丘縣城一家電動車門市附近向其索要“零花錢”,小蘇不愿意,小軍便對小蘇進行毆打、辱罵。小蘇被逼無奈,通過微信轉給了小軍110元人民幣。事后小蘇報案,小軍很快就被公安機關抓獲。

  心理疏導、家庭教育雙管齊下

  案件被移送至檢察機關后,檢察官審查發現,小軍的主觀惡性不大。經社會調查,檢察官得知,小軍尋釁滋事的行為與其長期缺少家庭關愛、父親管教方式簡單粗暴有關。之后,檢察官對小軍的心理狀況進行評估,認為有必要對其進行心理疏導。在征得小軍及其父親同意后,該院啟動未成年人心理干預和疏導機制,邀請有經驗的心理咨詢師與具備國家心理咨詢師資格的干警,一同為小軍量身定制了“一對一”心理疏導方案。

  “平時喜歡聽音樂嗎?”“喜歡做一些什么運動?”“你的理想是什么?”……初次輔導時,為緩解小軍緊張不安的情緒,心理咨詢師從日常生活切入,像大姐姐一樣與他交談起來。

  小軍逐漸打開心扉,向心理咨詢師傾吐心聲。小軍說,父親性格內向、沉默寡言,不懂得溝通和表達,母親去世后,父親經常用簡單粗暴的方式管教他,“在父親眼里,我就是一個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為反抗父親的“專制”,證明自己是男子漢,小軍開始變得叛逆、不聽話。

  交談期間,小軍時而雙手緊扣,時而身體微顫,眼里閃爍著淚花。心理咨詢師用心傾聽,不時安撫其情緒,并適時從樹立信心、調整學習狀態、如何與父親交流、人際交往以及心理調節、增強自我保護能力等方面,對其進行疏導。

  親子關系是雙向的。如果只對孩子進行心理疏導,父親不改變,那么孩子以后還可能出問題。為此,檢察官決定對小軍的父親進行親職教育?!靶≤娨呀?7歲了,是個大孩子了,他也需要被理解、被認可、被尊重,如果在溝通的過程中,您和孩子只是簡單地硬碰硬,很可能會釀成悲劇……”一次又一次,檢察官耐心勸導小軍的父親改變家庭教養方式,鼓勵他與孩子建立平等互助的關系,培養小軍的自信心。

  長大了想當消防員

  雖然失去了母親,父親也一度難以溝通,但幸運的是,姐姐性格開朗,對小軍關愛有加,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母親的缺失。在檢察官和姐姐的共同努力下,父親慢慢改變了對小軍的教導方式,由過去的“棍棒出孝子”變成現在的正面管教。

  心理疏導期間,小軍表達了對復學的強烈渴望。內丘縣檢察院檢察長尚麗娟得知后,對辦案檢察官說:“很多未成年人犯罪,往往都與原生態家庭有關,并非人性本惡。而且,青少年具有極強的可塑性,如果像對待普通犯罪嫌疑人一樣對待他們,不利于他們今后的改造和未來人生的發展?!北局逃?、挽救、感化的方針,2021年7月,該院決定對小軍附條件不起訴,考察期為六個月。

  重返學校后,小軍團結同學、刻苦學習,被同學們推選為班干部。同時,他也認真完成檢察官留給他的“課外作業”:每天寫日記,記下自己的所想所思;每月寫總結,記錄一件自己覺得美好的事情;嘗試規劃未來的人生道路……

  從小,小軍就有一個夢想:長大了當消防員。他欽佩消防員不怕犧牲、無私奉獻的精神。如今,他正為實現夢想而努力著。

免费看的黄片